15年後的芊言萬語

Dear Elma

在妳出生的幾個月前,為父的我,就想特別寫下些我可能會忘記、或是我一定要告訴妳的事。但是,光在標題的部分,直到妳都出生半年了,還是想不到一個適合的標題;汝母,曾身為編輯的,也拒於挺力相助。於是拖上了數個月,為父的我,才免強地冠上 “15年後的芊言萬語” 這個一點都不醒目的標題。但是,卻是我想在妳成長至15歲、上國中了、開始懂事了,讓妳慢慢地透過我寫下每一篇給妳嘮叨的話,讓妳知道我和我老婆對妳的愛。

曾經妳的爺爺奶奶跟我講述許多過往家族的歷史故事,但是,我總會在隔天就忘得一乾二淨。有些故事,不管我聽上幾次,總是讓我在隔天就忘的一乾二淨。反倒是妳媽媽,聽這些故事,就像記我的仇一樣,比我還清清楚楚。所以,阿爸我決定透過文字記錄下每個我想跟妳說的事。

 3D超音波照.jpg  

 

首先,就先來說說,怎麼會有妳?

老實說,阿爸沒有特別喜歡小孩,但是也不至於到不喜歡。如果是自己的,理所當然會對自己的小孩疼愛有加。只是在跟妳媽媽結婚的前兩年,我們都覺得還算年輕,還需要點自己的空間、時間,希望能夠存上更多的錢,再來考慮生小孩這檔事。雖然,阿爸三十歲出頭,年薪已經有一百多萬了,工作幾年下來也存下不少錢了。但是,人生就是如此多變,萬不可測,阿爸在三十三歲時,正以為處在工作順利、家庭和樂的當下,被工作七年的公司給資遣了。阿爸人生最精華的一段,奉獻給一家公司七年,走到人生叉路口─是該創業?還是再找一份工作,戰戰兢兢地生活下去?最終,阿爸選擇了創業這條路。

創業的路,艱辛萬分,沒走過的人,永遠無法體會。在創業的初期,身旁的親友都會跟你說,才剛開始,沒賺錢是正常的。阿爸和妳阿母開的公司,在前半年就已經燒掉近兩百萬,公司裡囤滿了國外進來的貨,生活壓力隨著時間逐漸加重;生活的品質隨著無起色的業績逐漸崩落。很快地,存款在沒有穩定營收的情況下,一點一滴地被公司固定支出給磨到所剩無多。在這樣地時空背景下,一般正常的夫妻怎麼可能會想要去生個小孩?但是結婚兩年了,勢必面臨到許多來自親友的熱切關懷,怎麼還不生一個?甚至有次在街上遛著何啾啾時,有位中年婦人冷眼地說著 “不生小孩,沒事在那邊遛狗幹嘛?”坦白說,小孩是一對夫妻在生、在養,親朋好友只會想偶而抱抱小嬰兒,但是,生育養育小孩的壓力對很多我們這年代的夫妻來說,是很沉重的負擔。特別是,我們開的公司,一直沒有獲利,我們兩個也沒從公司領到過任何一毛薪水。因此小孩,這個選項一直沒有出現在我們的選單內。直到有命理老師說了,生蛇對我們兩個的事業會有很大的幫助,我們才毅然決然地決定該生一個了。

於是,妳在我們有計畫的生育之下,來到我們家裡;妳也成為爸媽這兩邊的家庭內的第一個金孫。

有了

為了能夠獲得一個健康的妳,我們去做了市政府補助的孕前健康檢查。檢查的結果,一切正常。接著就是執行一連串的等待天時、選擇地利、完成人和的作業模式。2013年4月,我們趁著第一個將在5月底設立於百貨公司內的專櫃正式營運前,去了趟泰國出差,月底再去巴塞隆納找些新商品。推算時間點,妳很有可能是在我們去泰國前就開始住在妳媽媽的子宮內了。而就當我們正走在巴塞隆納的LaRambla大道上,此時的妳,可能已經在子宮內住上一個月了。

 IMG_9296.jpg  

在巴塞隆納的十天,我們走了許多的路,當時,也根本不知道妳已經悄悄地住進妳媽媽的身體裡。為了能夠找到新商品、享受我們百貨專櫃開始營運前悠閒的時刻,我們真的走了不少路,甚至因為行程安排的關係,也換了三家飯店。但是,在懷孕初期的第一個月是十分關鍵的時間點,稍有不留神,妳都很可能無法順利地在媽媽的子宮內住下去。媽媽只感覺到,在這趟的旅程內,體力似乎不若以往。不像兩年前,我們去義大利和希臘渡pre-honeymoon時的體力,妳可以看看這篇爸爸之前寫的12小時遊羅馬,就知道妳媽媽本來是多能走的。到了巴塞隆納,走沒多久就開始喊累要休息,也因此她沒好好欣賞巴塞隆納的美,卻對這裡留下不好的印象 (但是,這趟行程,她卻買得非常開心),她只感覺到體內似乎有異常的變化。

回到台灣沒幾天,馬上去了趟婦產科檢查,果然妳媽媽的預感是正確的,妳真的來了。在我們計畫生妳之前,一個月的時間妳就來了。頓時,那種為了生育而生育的壓力如釋重負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leoHo 的頭像
CleoHo

Cleo's moment

Cleo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