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年後的芊言萬語—(2) 男的還是女的?

我們都以為妳一定是”你”

從我跟妳媽兩個人開始牽手走在一起之後,每一次我去國外出差、去旅遊,有去逛到小孩穿的衣服,我都會順道買個幾件衣服,放著給將來的妳穿。因為,據妳媽媽說,她算過所有的命理老師,都百分之百地斷定妳會是個”你”,不可能是”妳”;就連妳奶奶在多年的修行之下,她也感應到妳一定是”你”。於是乎,在這麼多人的保證之下,每趟順道行程所買回來的衣服,都是準備給將來的”你”穿的。和妳媽媽開始牽手到結婚,陸續也買了十多套妳的衣服,連足球裝都買好了一套。我一直想像著,將來”你”長大後,可能可以去當個職業運動員,在NBA、MLB、英超或是溫布頓任何一項爸爸喜愛看的運動賽事裡,能夠有你發展的舞台。

1405172790163.jpg  

在巴塞隆納的La Ramble大道上,我們看到一家小店賣著標有英文名字的兒童汽車車牌,花了一個小時在這家店選以後要給”你”的英文名字,最後選了Bruno,幻想著你也可能變成Bruno Mars一樣的歌手,帶著我們一起去世界各地巡迴演唱。你在歐洲巡迴演唱30天,我就和你媽租車環歐30天。

 P_20140728_112722.jpg  

 

結果是”妳”不是”你”

記得在生妳前的那一年過年,初二帶著妳媽回娘家,一進門,妳外婆就要我喝一碗桂圓紅棗湯,還接著問我這是甚麼湯?還不太想生孩子的我們,在當下,我馬上脫口而出,這是貢丸竹筍湯,外婆立即訓斥了我一番。在喝完包生子的桂圓紅棗湯後,一如往年一樣,妳外婆還是各準備了一個紅包給我和妳媽。每年的紅包上,在高中教國文的外婆,總是會文謅謅地放上幾句話。這年,讓我印象最深刻,「爸爸(外公)喜歡小狗(何啾啾),更喜歡小孩」,這句話真的是要逼死誰啊?

5月初從巴塞隆納回來後,去做了檢查,確定有了妳,也差不多有一個月的時間了。問了醫生,究竟是”你”還是”妳”?醫生回答三個月後才會比較確定,還說著男女都一樣好。對我們來說,是男是女都無所謂。但是隨著逼近滿三個月的那天,周遭的親友慣性地問著,會希望是男的還是女的?有時候會希望是男的,可以陪爸爸去打球、跑步;有時候會希望是女的,女兒似乎比較貼心懂事。只是,難免會覺得是生男的,而感到可惜不是女的;或是生女的,覺得可惜不是男的。甚至是,怎麼不乾脆一次痛快來個龍鳳胎就沒事了。

滿三個月後,例行性的產檢,醫生依然說看不出來,又說著男女都一樣好,我們只好繼續等待著第四個月的產檢。滿四個月後,劇本照著三個月當時的劇情,醫生仍說看不出來。醫生似乎堅守著政府規定,不可透露胎兒性別。過了幾天,去了趟自費超音波,花了幾千塊,居然又因為妳盤腿坐,又看不出來是你還是妳?滿五個月,再回到例行產檢,醫生只說了看不太出來,如果要他猜,他會猜女生,但是一切都要等到出生才能確定,並不斷重複地說著,男生女生一樣好。

是怎樣???我們當然都覺得是男是女都好,但是一堆親友已經比我們更想知道是男還是女了。直到第七個月,我們才確定了妳的性別,妳是”妳”。陸陸續續地,收到許多親友因為是”妳”,才會準備的禮物。妳的乾媽們都說,如果妳是”你”,那她們也不準備當妳的乾媽了。好在果然是"妳”,妳又多了些人疼妳了。

妳出生的那一天,奶奶也跟著在產房等著妳的出生。隔了幾天後,奶奶才說妳媽媽一定挺著肚子遇到其他的孕婦—肚碰肚,把”你”換成了”妳”。

 

妳來了

12月31日妳出生的那一天凌晨一點,妳媽陣痛到跪在地上大哭,我則是因為好多天都沒睡好覺,一點也沒法關心妳媽的狀況,只想著能睡多少是多少。兩點時,妳媽痛到無法忍受,我們立即收拾細軟5分鐘內馬上趕到醫院。據說,生產前爬個幾趟樓梯,會有助生產。所以,我們一路從一樓的大廳爬上八樓的產房。在凌晨兩點,妳爸我還是滿臉睡意,陪著妳媽花了半小時才爬上八樓的產房。護士姊姊竟然只花了兩三分鐘,就請我們打包回家,原來妳還不到時候可以出來和爸媽見面。三點不到,回到家,妳爸我繼續躺平睡覺,妳媽繼續哀號大叫,一路跪地叫到快五點。

我真的很想睡,我真的好久沒好好睡了。當下,我心裡一直想著妳媽曾經說過的話,她說她非常能忍痛,所以她選擇自然生,也不用打無痛分娩。我還邊睡邊笑著,妳是多能忍,平常被我輕輕捏到一下,已經在哀哀叫了。真的,那個天將剛亮的清晨,我滿腦都在想著妳媽是多能忍,背對著妳媽,嘴角沒有停止上揚的笑意直到五點時,妳媽最後崩潰的慘叫,我才說那我們再去一趟醫院吧。

六點不到又到了醫院,兩個人繼續傻傻的花了半小時爬樓梯,我比妳媽還更擔心被退件,因為累到筋疲力盡的我,真的不想再花半小時爬第三次八層樓的樓梯。如果是清醒時後的狀態下,要我爬二、三十層樓我都甘願。所幸,護士姊姊收件了,真的不枉我們花這半小時再爬這八層樓梯。六點我去辦妥了所有的住院手續,走回待產室,妳媽的哀號聲從未停止過。妳要從妳媽體內出來的那條路,從一個手指的大小開到十指,沒花上多久的時間。八點不到已經開了三指,痛苦指數持續上升,妳媽的眼淚徹底決堤,大叫護士要打無痛分娩。這時,我又開始竊笑著,果然還是忍不住痛。該花的還是要花,一針八千的無痛分娩,沒想到在打了半個多小時後,只是越來越痛,因為妳要來的那條路迅速開到五指。

換我開始流淚了,打了第一針沒用,妳媽要追打第二針。心裡默默算著,兩針不就一萬六,別人花八千就可以忍住疼痛把小孩生出來,你媽要花兩針的費用。很快地,護士下了第二針,結果還是一樣沒能把疼痛指數壓下來。妳媽喊著要加打第三針,我的內心開始潰堤,要花到兩萬四了。能怎麼辦,該花還是要花,第三針要打就打吧,從打第一針到第三針,妳媽沒問過我的意見,就這樣一針一針地打下去。第三針打完,已經接近十點了,居然還是沒用,因為已經開到十指了。護士們驚奇著,第一胎可以在短短幾小時內開到十指,生產過程應該會很順利。我持續默默念著,妳媽到底是多不能忍痛?

十點妳媽推進了產房,我也跟著換上袍子進產房。爸爸是很怕血的,更怕那細小的針頭被穿進體內的感覺。所以,我能夠進產房,已經是鼓足勇氣了。很快地,才短短的十分鐘,疑,妳怎麼出來了,我真的還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,我站在妳媽的背後,眼睛斜視一公尺前的醫生把妳拎了出來,手上兩台相機,我沒有仔細看螢幕,就按了快門對焦拍下去,我很怕看到妳身上滿是鮮血,於是胡亂地按快門。我只聽到護士們在指揮我,快拍照快拍照。

 R9268384.JPG  

 

當妳被移往旁邊的平台上清理,我又被護士喚了過去,繼續拍照,一樣也是胡亂地按下快門,我只管好構圖就好,有沒有對到焦我都不管了,我真的不想看到血。沒拍幾張,我想還是要關心一下妳媽的狀況,回身走向妳媽,我看到她正在流淚,為了整體構圖的感覺,我的手輕撫著妳媽的額頭,此刻我才有覺得感動,流下另一滴不是因為花了兩萬四無痛分娩的眼淚。

 R9268402.JPG 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Cleo's moment

Cleo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不認真之郎
  • 生小孩似乎真的很辛苦
    我還在等待那天日子的到來
    只能說媽媽真的很偉大~
  • 俴 誏 ? 闚
  • 們那要生當向時這氣道也中為好走們來打見裡後到之西

    免◇費線上☆看 goo.gl/SbIKlX